置身山水中的小屋,许你一段留白的时光

摘要: 目光所及皆图画,\x0a步履所至尽仙源。

10-05 03:55 首页 旅行日志

点上方蓝字可加关注

微信号:bainian02

心中想去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能抵达


图文:若有所思


远方,

一无所有,

应有尽有。


点击图片可查看大图


提起泸沽湖,你脑海里会想起什么?

摩梭人,走婚,猪槽船,

格姆女神山,或者是里格半岛?

 

属于我的泸沽湖记忆,

是丽江机场刘哥的一个拥抱,

是一堆风花雪月的空啤酒瓶,

是喝高了说了很多话的孙哥,

那条对我爱理不理的金毛,

是午后房间外阳台的一堆水果,

是航拍机里那些如虫子般的船,

是丁布尔酒吧深夜的那些笑声…


我的泸沽湖视频-点击播放:



那几日被泸沽湖刘哥的朋友圈勾了魂似的,似乎这个夏天不亲自站在那里,已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一张机票,二千四百公里,终于到达丽江机场。


在泸沽湖旁的缦山·里格心晴住了整整五晚,那几日,开车环湖,环格姆女神山,上山采松茸,看花楼恋歌演出,参观摩梭博物馆…

 

不紧不慢的一日日,如一阵清冽微凉的风,吹起心中的涟漪。

 

生活有留白,方能张弛有度;

心灵有留白,才能海阔天空。

 

我看着手机里,缦山的那两句话。车窗外,夜渐渐深去,车子还在盘山公路上开。目的地是云南,宁蒗,永宁乡,泸沽湖。


刘哥转过头,冲我笑了下,问了句:累么?


我的微笑印在车窗上。三五好友,一段假期,这是我想要的旅行,这是许给自己的一段留白时光。



从丽江机场到泸沽湖,需要四个多小时到车程。许多年前,和闺蜜去过一次。只记得那一年,从丽江开往泸沽湖的那条路,是需要开七八个小时的“颠脏路”。


万分疲倦,一脚踏进缦山·里格心晴,如同回到了自己的家。





湖心岛,王妃岛,里务比岛…至今我还叫不出泸沽湖五个全岛的名字。

 

早晨醒来,沿着湖边漫步,五分钟就能走到里格半岛。游客还没有到来,五颜六色到猪槽船静静到停靠在岸边。


 

里格半岛的观景台,是游客集中到地方,很多人在这里,以各种各样到姿势拍着到此一游照。


 


那个清晨,从客栈出发一路走,去了里格半岛的山顶,折回来沿着湖继续走,遇见几匹马,遇见几棵果树,遇见几幢木屋,就是没有遇见几个游客。

 

每次遇见那些无人居住到木屋,我们就开玩笑说租下来改造改造,变成自己的家该多好。打开门,对着泸沽湖伸个懒腰,便是新的一天。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去泸沽湖,一定要坐着猪槽船,去一次湖心岛。小小的船儿摇啊摇,远处格姆女神山高高耸立,手指划过近乎透明的水面,听船娘唱一首听不懂的歌。


云在飘,我在笑。

 

湖心岛是泸沽湖中离岸边最远的岛,在湖的最中央,能在岛上看到360°的泸沽湖景貌。由于历史上著名旅游探险家洛克也曾在岛上居住过一段时间,因此也叫洛克岛。



“人生来是寂寞的,赤条条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上,行走一世,最后又孤单地走了,如同幻梦一般。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快乐着自己的快乐,痛苦着自己的痛苦…”

 

我把无人机飞往二百米的高空,湖心岛变成一个小小的孤岛,心中突然想起这么几句。



那个夜晚,满月升上来,里格半岛的灯光照在湖面上。


突然想唱歌,大声的。



虽然是雨季,可是在泸沽湖的那些日子,都是半夜下雨,白天依旧阳光灿烂,蓝天白云。

 

云倒影在湖面上,美得不像话。总是会想起那几句洗脑的诗: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那日去了草海,走了走婚桥,听了泸沽湖畔的摩梭人“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


多少个夜幕降临,走婚桥上来往着赴约的“阿注”们,心中想着他的“阿夏”,走在这座木桥上。

 

走婚桥位于泸沽湖东南水域的草海区域,是泸沽湖上唯一一座桥。只是游客众多,并不适合久留。

 


那日开车环了湖,看了女神湾许多木色的猪槽船。在午后的太阳雨里,一路爬山,站在山顶上,俯瞰王妃岛,这里曾居住着泸沽湖的末代王妃肖淑明。

 

有一座歪着的小亭子,惹我们笑了很久。



其实在泸沽湖的那几天,景色最美的,要数环格姆女神山那条线路。这算是刘哥的私人线路,只有住在缦山的客人,才有幸会到达。


四个人,一辆车,用了一整天环山。在山顶等夕阳的那个傍晚,我们坐在台阶上,看着暮色中的泸沽湖全景。


不用说话,就觉得很美好。






那日经过了三个湖,刘哥称之为小海子,中海子,大海子,于是我笑了。


那些美好的不被游客打扰的小村庄,是泸沽湖之行最意外的遇见。


成片的向日葵地,成片的小黄花,拦着马路的一群小猪,还有午后大树下荡过的秋千,爬凳子采过像小苹果一样的果子。


所谓诗意的旅行,也不外如此吧。





有湖,便有船。

 

当你来到泸沽湖,便会发现这来自远古的小舟,如叶般飘荡在湖面上或草海中,穿来梭去。




猪槽船即独木舟。原先由一根粗壮的圆木镂空.两头削尖而成,因其状如一只长长的猪槽而得其名。

 

曾经的泸沽湖,与世隔绝,湖中的唯一交通工具是摩梭人独特的猪槽船


在里格半岛的猪槽船,有了改良版,原来的旧旧的木色,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彩色,居然还有Tiffany色。

 



从空中俯瞰泸沽湖,那些小船儿来来去去。热热闹闹又孤孤单单。

 

我回头,迎上你的笑脸。








其实一个地儿好玩不好玩,完全取决于人。

 

孙哥,扎西,核动力,孙悟空,芳姐,二哥,二嫂,浙云,米杰,老曲,段子手,兰小姐...


一路遇见,一路告别。



四个人,一辆车,三台单反,三架无人机,那是一段美好的旅行。

 

不用赶时间,不问去哪里。有你们在身边,就好。




在泸沽湖的时光,总是在缦山连锁客栈的餐厅吃饭,吃着吃着,旁边的米杰就开始弹吉他,然后就开始唱起歌来。

 

“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耳边,还有歌声在回旋。



夜晚我们在缦山隔壁“泸沽湖扎西家”的二楼吃烧烤,当季的新鲜松茸在锅里煎着,几杯“咣当酒”下肚,餐桌上就多了几个不相识的人。

 

天南海北的聊,没心没肺的笑。



半夜我们在丁布尔酒吧里,听朋友讲荤段子,变魔术,弹吉他。不知为何提到了东莞,我说我刚从东莞回来,他来了句:”你生意还好么?” 顿时哄堂大笑。

 

想到这里,我又忍不住笑了。


从缦山·里格心晴走路去看“花楼恋歌”的演出,只记得那“阿柱”爬花楼那个速度,一眨眼就跑到了二楼。

最后和摩梭族的帅哥美女一起跳舞,我只记得我一直笑着,一直笑着...



缦山,源自一句古诗:“流水隔远村,缦山多红树”。



“我们为您搭建了一间小屋,铺上您最舒心的床,管家为您打理细节,大厨为您烹制私房菜,旅游顾问陪您探访最美的风景,了解最真实的民俗。”


里格心——晴。




背靠格姆女神山,

面朝里格半岛,

置身山水中的小屋,

听风来自泸沽湖半山。


缦山只有三间对着泸沽湖的湖景房,其余的房间,都对着一个美好的小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花花草草,很多时候,就想赖在这院子里,哪里也不想去。


酒店和客栈住过很多,而这里,是旅途中的家。




“春有山花烂漫,夏有星月浮顶,

秋有红树缤纷,冬有白雪连天。”


孙哥说,秋天你再来;芳姐说,秋天你再来;于是,我对自己说,也许秋天就回来。


这是缦山的第一家连锁客栈,其余几家客栈正在紧锣密鼓的基建或装修中。光头的孙哥,三十年外交生涯,走遍了世界各地,在知命年,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


“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真要想改变自己,什么时候都不晚。”


想起孙哥说:“退休的第一天,我去理发店,理了个光头。”


我服!




房间的床品特别舒服。因为太舒服,常常睡过头。


不论是洗漱用品,床头插着的一瓶野花,还是每天赠送的新鲜水果,都能体会到的用心。

 

夜晚喜欢站在阳台上,已经看不到夜色中的泸沽湖。楼下有烤鸡和烤乳猪的香味飘上来,还有恋人勾肩搭背的慢慢走过。




“天微明,旅人早起,宿鸟相辞;

夜来临,马蹄踏尘,月明湖心。”


一切的美好,都在这里。心,晴。





“今天早餐是喝粥,还是吃饵丝?” 这是住在缦山·里格心晴每天纠结的事。

 

粥是红米粥,泸沽湖特有的一种米。简简单单的一份早餐,有如家中的温馨。饵丝有点类似于米线,也非常棒。





缦山·里格心晴的大厅,是接待厅,是咖啡馆,是书吧,也是一家餐厅。因为特级厨师烧的菜,每一道菜都好吃,中午和晚上,常常爆满,没有位置。


荞麦饼,牦牛肉,是记忆里的美味。还有,我把这里每一道带土豆的菜全都点了一遍。土鸡炖土豆,牛肉炖土豆,土豆饼...这里的土豆实在太美味了。


你会问,土豆还能有不同的味道?真的,这里的土豆很土豆。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餐厅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路人来来往往,心事不着痕迹。





在泸沽湖,七月到九月,是新鲜松茸和牛肝菌的天下,十月是糖心苹果,山核桃,荞麦丰收的时节。


一盘松茸刺身,或者是煎松茸,山珍味。那个六点半起床的早晨,我们跟着当地人一起去山里采松茸,才知道每一颗松茸都来之不易。


我们几个爬了半天山,一个都没有找到,只找到几个彩色的蘑菇。只是那爬山的早晨,美好的不愿与谁分享。



“目光所及皆图画,步履所至尽仙源”


泸沽湖,不只是湖,而是另一种生活。



喜欢就不要离开,关注旅行日志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我


首页 - 旅行日志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