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只是在利用你,还是把你当作真正的朋友?| 友谊关系健康度检测

摘要: 你遇到的朋友可能是“有毒”的。

10-10 23:37 首页 KnowYourself

KY作者 / Jasmine

编辑 / KY主创们


在你和朋友相处的时候,你是否曾有过如下的一些感受?(Heilter, 2016)

 

1. Ta总是拿你和Ta的其他好朋友比较;

2. 在Ta面前,你永远只能听Ta说话,而没有表达自己意见的机会;

3. Ta不接受批评的意见,总是自以为自己是正确的;

4. 你总是主动联系Ta,而Ta对是否和你联系不感兴趣;

5. Ta总是提出要你改变;

6. 你总是小心翼翼,害怕惹Ta不开心;

7. 你必须随叫随到,必须忍受Ta时不时爆发的坏脾气;

8. 与Ta相处时,你开始感觉到紧张不安以及压力


如果你在与朋友相处时,以上的一项或几项令你感同身受,那么,你的友谊可能就已经出现了裂痕,你遇到的这个朋友可能是“有毒”的。


在健康的友谊当中,人们则往往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处于一段健康友谊当中的人往往是快乐的。他们能够从他们的朋友那里获得力量,也乐于帮助自己的朋友,并且从这样的行为当中获得愉悦。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健康与不健康友谊之间的区别,以及如何远离“有毒”的朋友。



健康的友谊是能让你增加社会竞争力,能为你提供情感援助、一些小的服务(small services)和陪伴的一段关系(Wellman & Wortley, 1990)。所谓小的服务是说,友谊之所以能够建立,就是因为,双方都抱着能够在未来或者现在获得对方的帮助的希望。提供小的服务是健康的友谊最为实际的功能。例如,在你需要离开一段时间的时候,你的朋友可以帮助你照顾你家里的宠物或者植物。


友谊是一个谱(spectrum)。也就是说,友谊有深有浅。不同友情所能够提供给友谊双方的支持是不同的,而一个人在不同的友谊当中的自我暴露程度也是不同的。


为了对友谊进行评估,我们可以从两个维度上探讨友情的质量:互换(reciprocity)和投入(investment)。如果友谊双方在这两个维度上的得分都相当高的话,就会成为一种类似于亲密关系的友谊。

 

互换可以说是友情的本质,它指的是两个人同等为对方付出情感,双方对这段关系的认知一致(Vaquea & Kao, 2008)。在互换程度低的友谊当中,往往会出现双方对友谊关系认识的不一致。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只有一方认为对方是好友,而另一方则并不把Ta当作朋友。


而对投入进行衡量,则是讨论一段友谊是否能够维持下去的重要标准(Rusbult, 1980; Rusbult, 1983)。人们对这段友情的投入程度、投入所获得的奖赏感都会影响到他们是否愿意坚持待在这段友谊当中。如果双方对友谊的投入程度都很低,很可能会导致无法维持长期友谊。而如果有一方对友谊的投入程度过高,Ta就很可能会留在一段糟糕的友谊当中不肯出来(Horan,2013)。


简而言之:如果友谊关系中的双方对关系的认识不一致,或者投入程度差距过大的话,人们就很有可能步入一种不健康的友谊关系。


什么是不健康的友谊?

 

总而言之,不健康的友谊,是会让你感觉更糟糕的友谊。“一段不健康的友谊是缺乏支持、令人精疲力竭、不令人满意的友谊。”这段友谊似乎耗竭了你所有的心力,而你为朋友所做的一切都不能令你获得满足感。你和Ta之间的地位往往也是不平等的:Ta似乎永远都是这段友谊中的主导者,而你却永远只能扮演满足Ta要求的角色(Hatfield, 2006)。

 

“有毒”的朋友和你对于这段友谊的认识往往是不同的。你的个人边界往往得不到你的朋友们的尊重。他们很可能会对你的家人或伴侣指手画脚,甚至替你做出伴侣选择等决定。虽然你很信任对方,并将自己的一些秘密告诉了对方,对方却往往不能为你保守秘密,甚至会利用你的秘密欺骗你。

 

你们二人的付出程度也是不同的。你可能会觉得,这段友谊完全是靠你的付出而维系的,你几乎成为了你的朋友们的保姆。与此同时,他们却完全不关心你的需求,总是把你的利益放在他们的利益之后。

 

正是因为你们对待友谊的认识或者付出程度不同,你似乎永远在给Ta提供支持,而Ta却不能给你提供支持。例如,你可能变成了你朋友的“情绪垃圾桶”。Ta可能会不停的向你抱怨生活中所遇到的人和事。即便是你已经明确的提出他们的行为已经令你感到不快了,他们也不会停下。而在你真的非常需要帮助的时候(生病、失业等),他们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不愿给你提供帮助。



什么样的人比较容易陷入不健康的友谊?

 

· 对现实的人际关系有错误的认识的人

 

有些人宁可待在一段有毒的关系里也不愿意和陌生人交往,是因为他们害怕改变现状(Degges-White &Tieghem, 2015)。他们认为,未知是令人恐惧的,即便是现在这种糟糕的局面,也比去开启一段新的关系要好。他们也有可能会认为,其他人也并不会比现在的朋友好多少,尽管事实往往并非如此。

 

除去害怕改变现状之外,还有一些人甚至会主动拒绝健康的友谊。他们害怕别人的接触,总是觉得对方之所以会接触自己是有什么样的特殊的目的,是想要从自己那里得到一些特定的利益。他们会进而主动和那些“有毒”的朋友交往,而放弃和那些真正关心他们的人接触。


· 过分共情(over-empathizing)的人


我们常常会说,共情能力强是好事。但是,一些人确实会表现出过分共情的特点(Reynolds, 2017)。这些人往往没有建立起合理的个人边界,很容易受到其他人情绪的感染。例如,在朋友表现出“我很可怜”的时候,即便他们并没有向这些会“过分共情”的人求助,这些人也会主动向自己的朋友提供帮助,因为他们已经感受到了对方悲伤的情绪。

 

这些人往往会认为,别人的所有情绪都是与自己有关的。只要自己能够足够的关注别人的情绪,那么别人就会感到满意,而自己就不会受到伤害了。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别人的情绪可能会与他们的行为完全无关。即便是自己做的再好,别人的情绪可能也不会发生改变。

 

更糟糕的是,他们不受控制的对别人情绪过分敏感的特点会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进入一段有毒的关系。面对操纵者愤怒、悲伤或者冷漠的情绪,过分共情的人往往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事,从而想要弥补自己的过错。这个时候,操纵者往往会摆出一副冷漠的面容,让那些过分共情的人产生一种“自己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的感觉,从而更加想要弥补自己的“错误”。久而久之,过分共情的人的自尊水平往往会降低,甚至再也无法建立起对其他人的信任。

 

· 隐秘自恋者(covert-narcissist)

 

有的时候,陷入不健康友谊与他人无关,而只是与自我有关。隐秘自恋者(旧文:你究竟是内向,还是“隐性自恋”)为了满足自己内心“我很全能”的愿望,往往也会进入一段不良的朋友关系。他们的内心往往有一种隐秘的优越感,认为如果别人不接受自己的帮助的话,他们就什么事情都干不成。例如,一个隐秘自恋者可能会主动承担合作任务中的大半部分内容,因为在Ta看来,别人并没有Ta的办事能力,所完成的任务绝对是不完美的。

 

值得一提的是,隐秘自恋者可能会和自我膨胀型自恋者做朋友,甚至会忍受对方的嘲讽或者谩骂。这是因为,自我膨胀型的自恋者可以从隐秘自恋者的身上看到自己自卑的内心,而隐秘自恋者则可以从自我膨胀型自恋者身上找到自己隐秘的、难以表达出来的“我很特别”的欲望。这可能是一种依赖共生关系,而并不是一段真正的友谊。



· 想获得更多控制感的人

 

是的,想获得更多控制感的人也会进入一段不健康的友谊关系。他们往往会选择在一段关系当中过度的付出,满足对方种种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以作为控制对方的筹码。例如,他们往往会说:“我都已经这样了,你难道不应该有所回应吗?”“我都可以为你做到这么多,你为什么不可以?”

 

但是,他们这些对于对方的期待可能并不会得到回应。相比于亲情和爱情,友情的自由度更高。那些“有毒”的朋友们只会享受他们的过度付出。一旦想要获得更多控制感的人表现出希望对方有所回应的时候,这些“有毒”的朋友就会立刻中止这段关系。

 

列举了这么多容易陷入不健康友谊的人,我们想要告诉大家的是:正是你的反应告诉了他人应当如何对待你。在一段友谊关系中,如果你不在对方让你不快的时候就立刻制止Ta的话,你向对方释放的信号就是“这样做是可以的”。在很多时候,正是你自己让自己陷入了一段不健康的友谊中。

 

身处于一段不健康的友谊里,我该怎么办?

 

首先,你一定需要认识到,友谊是一个谱(重要的事情说两遍)。成为你的朋友并不等于一定要和你非常亲密。友谊当中有两个主体,你的朋友也有对这段关系进行定义的权利。只要友谊双方中的一方不希望保持亲密的联系,那么这段关系就不会太亲密。也就是说,你的友谊的走向并不总是会按照你的意思来。这或许会让你感到失望,但你也确实有必要尊重对方的意愿。

 

如果在你努力了很久,对方仍旧把你当成一个普通朋友或者不把你当朋友的话,还是和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要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过努力改变。对方对你的感觉不好并不是因为你不好,也不是因为你没有为Ta做事,而很可能是因为对方自己的某些原因。如果你一直坚持要和对方保持较为紧密的联系,那么受伤的可能只有自己。换句话说,你需要确定,你这样的付出是否是值得的。

 

其次,你需要设定属于你自己的“友情规则”。这一规则能够避免你和“有毒”的朋友联系,并找出真正值得交往的朋友。为了制定一个属于你的规则,你可能需要做如下的几个准备(Degges-White &Tieghem, 2015):

 

a. 明确你在一段朋友关系当中最看重什么

 

要建立一段健康的友谊,你就必须知道,自己最看重的朋友的品质究竟是什么。由于个人特性的不同,每个人列出的标准也不完全一样。比如,有些人会认为,自己最看重对方能不能给自己带来快乐,在Ta身边能否感到愉快。而另一些人则会表示,自己最看重对方能否理解自己,能否和自己产生思想上的共鸣。

 

一个可以尝试的办法是,你可以先把你所欣赏的特质列举在一张白纸上,在特质的一边写上你自己的名字,另一边写上与你相处的人的名字。如果你可以为你的朋友做到这一点的话,就在你的名字下面打钩;如果你的朋友能为你做到这一点的话,就在Ta的名字下面打钩(Degges-White&Tieghem, 2015)。这样一来,人们往往就可以明确,在一段朋友关系当中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现有的朋友关系有没有满足自己的需求。

 

b. 你需要意识到,你朋友的要求并不比你的重要

 

你一定要认识到,在一段健康的友谊当中,你的要求和你朋友的要求有着同等重要的地位。一个真正关心你的人绝对不会不顾你的感受,让你感到疲于奔命。要建立一段健康的联系,你就必须将自己和他人摆在同等重要的地位上。只有尊重了他人,他人才会愿意和你成为朋友。而只有尊重自己,才能避免自己在一段关系当中遭受控制。


c.  告诉对方,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友谊关系当中的双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并凭借对方的反应来决定自己接下来的行动。也就是说,一旦对方的行动让你感到不满,你就应当告诉对方,而不是等到Ta已经让你非常不适的时候再采取行动。如果等到对方已经让你无法忍受的时候,那么这段关系很有可能就已经无法挽回了。


最后,主动放弃一段友谊往往是困难的,即便这段友谊是“有毒”的也是如此。在刚刚放弃这段友谊的时候,你可能会感到孤单,也可能会感觉到痛苦。这些都是正常的。不必过分的否认自己所需要经历的苦楚。必要的时候,你可以去寻求其他真正关心你、爱护你的人的帮助。

 

以上。


References:

Adler, Alfred (1931). What Life ShouldMean to You. Oneworld publications.

Baiker, Harriet B. (2001) The Diseaseto Please. McGraw-Hill Education.

Brody, Jane E. (2017). Socialinteraction is critical for mental and physical health. New York Times.

Cohen-Sandler, Roni (1998). Toxicfriends. Girl’s Life.

Degges-White, Suzanne, Tieghem, JudyPochel van (2015). Toxic Friendships: Knowing the Rules and Dealing with theFriends who break them. Lanham: Rowman &Littlefield.

Hatch, Linda (2010). How to respond toboundary violations: do’s and don’ts. PsychCentral.

White, Mark D. (2010). Dealing with anasymmetric relationship. Psychology Today.

Hatfield, E.; Cacioppo, J.T.; Rapson,R.L. (1993). "Emotional contagion". Current Directions inPsychological Sciences. 2: 96-99.

Heitler, Susan (2016). 8 signs of atoxic friendship. Psychology Today.

Horan, Sean M. (2013). Will it last?Psychology Today.

Larson, Reed, Asmussen Linda (1991).Anger, worry, and hurt in early adolescence: an enlarging world of negativeemotions. in Colten, Mary Ellen &Gore, Susan Eds. Adolescent Stress: Causesand Consequences. New York: Aldine De Gruyter.

Matsushima, Rumi, Shiomi, Kunio(2002). Self-disclosure and friendship in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s. SocialBehavior and Personality, 30(5): 515-526.

Mendelson, M. J., Aboud, F. E. (1999).Measuring friendship quality in late adolescents and young adults: McGillFriendship Questionnaires. Canadian Journal of Behavioural Science/Revue

canadienne des Sciences ducomportement, 31, 130-132.

Reisman, John M. (1985). Friendship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mental health or social competence. Journal of EarlyAdolescents, 5(3): 383-391.

Reynolds, Marcia (2017). Can you havetoo much empathy? Psychology Today.

Roff, James D., Wirt, Robert D.(1984). Childhood social adjustment, adolescent status, and young adult mentalhealth. American Journal of Orthopsychiatist, 54(4): 595-602.

Rusbult, C. E. (1980). Commitment andsatisfaction in romantic associations: A test of the investment model. Journal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16, 172-186.

Rusbult, C. E. (1983). A longitudinaltest of the investment model: The development (and deterioration) ofsatisfaction and commitment in heterosexual involvements. Journal of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45, 101-117.

Smith, Ann (2010). 7 signs yourfriendship is in trouble. Psychology Today.

Vaquera, Elizabeth, Kao, Grace (2008).Do You Like Me as Much as I Like You? Friendship Reciprocity and Its Effects onSchool Outcomes among Adolescents.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37(1): 55-72.

Wellman, Barry & Wortle, Scot(1990). Different Strokes from Different Folks: Community Ties and SocialSupport.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96 (3): 558-588.

图片来自Tumblr


首页 - KnowYourself 的更多文章: